“潢川腹泻事件”:乌纱帽不能承受之重

衙斋卧听萧萧雨,疑是黎民疾苦声。一介封建官吏尚能如此忧心民生疾苦,试问潢川县政府欲把因水质污染而感染疾
摘要

最近半个月,地处河南南部的潢川县爆发大面积腹泻,县城医院、诊所收治大批患者,药店腹泻药一度脱销,部分居民将原因归结为自来水受到污染。潢川县委宣传部副部长邬志合8日回应称,去年1-6月份潢川县人民医院记录显示腹泻患者156例,而今年1-6月份仅172例,比去年只略高,并没有出现大面积腹泻现象,自来水检测也完全合格。但是参与潢川县腹泻事件调查的河南省卫生厅专家接受采访时表示,近日潢川县腹泻病例共有294例,与往年相比增长53.6%,最主要原因是饮用水水质变差。(7月9日中国广播网)

即便潢川县委宣传部与河南省卫生厅回应因观点截然不同而使网民真假难辨,但是随着记者深入潢川县人民医院与潢川县的多个个体诊所,详细的走访医生护士以及诊所老板与腹泻患者,活鲜鲜的数据已证实了“潢川腹泻”事件铁的事实。

体制内工作过的人们都明白,上级调查组在调查安全事故与重大疫情的时候,一般都会向当地党委政府通报调查情况,然后要求当地政府采取相应工作措施,并提出具体的工作指示。为了安抚群众,出于维稳工作的整体需要,在保持内紧外松的情况下,对一些数据进行技术性的处理之后再对社会公布。潢川县委宣传部与河南省卫生厅在同一天接受媒体采访,发布的调查结果迥然不同,我认为其原因不外乎三:一是省县两级沟通不力,没有在原则性与灵活性之间找到合适的切入点。二是问题非常严重,卫生厅不敢打擦边球。三是调查组很讲原则,不能通融,当地政府只好铤而走险造假,逃避渎职追究。

板桥先生认为,为官者应时时想着工作责任,不可天天望着顶戴花翎。只有处处淡薄名利,时时想着责任,为官者才能真正执政为民。如果天天想着官位,追逐名利,为官者始终都是官位的奴才。大面积腹泻如此重大疫情,潢川县政府当前首要的工作理应是把成立工作机构,制定工作方案,调动医护力量,进行科学宣传,落实治疗救护当作重中之重;可惜有关部门反而无视民生疾苦、安排本末倒置,将专家、记者当成了应付对象,忘记了腹泻患者才是服务对象。

衙斋卧听萧萧雨,疑是黎民疾苦声。一介封建官吏尚能如此忧心民生疾苦,试问潢川县政府欲把因水质污染而感染疾病的父老乡亲置于何地?水源治理责任重大,民生康泰更不可轻;敷衍媒体仅是造成政府公信缺失,糊弄百姓却可酿成干群对立矛盾。在此慎重的提醒潢川县委县政府,对待民生问题切忌掩耳盗铃,因为那是潢川县众多乌纱帽不能承受之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