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服务类节目生存现状和发展困境

摘要:生活服务类节目近年来发展迅速,有历史原因也有广泛的群众基础。随着媒体融合时代的到来,给生活服务类
摘要

摘 要:生活服务类节目近年来发展迅速,有历史原因也有广泛的群众基础。随着媒体融合时代的到来,给生活服务类节目带来了挑战和机遇。传统的节目样式和不断融合的新元素,什么是真正的生活服务类节目争论不休,本文从概念的界定到节目发展策略探讨都试图用创新性的角度来研究。通过对生活服务类节目生存环境现状的分析,解构庞大的受众人群,提出新媒体融合、版权引进、重点从新媒体融合的大环境出发来探讨发展产业化的道路,文中分析了相关的数据资料,试图从生活服务类节目的核心目标来找到发展的答案。

关键词:媒体融合;服务;跨界;差异化;原创

一、生活服务类节目的概念

(一)生活服务类节目的界定

生活服务类节目发展如此迅速的今天,涌现出形形色色的节目形态,重新界定概念是研究发展策略的基础。你很难把走红网络的一句话:“我宁愿坐在宝马车里哭,也不愿意坐在自行车后面笑”和当年《为您服务》沈力大姐亲切的笑容联系在一起,可是《非诚勿扰》和《为您服务》都称自己是生活服务类节目。界定生活服务节目的核心特征,是非常必要的理论前提。在繁杂的样态面前,生活服务类节目与娱乐类其他类别节目的特征有没有本质的区别,《转向—中国电视生活服务节目之变迁》中强调与实际生活需求的直接关系,是判断和界定的重要依据。并定义生活服务类节目为:“为人们实际的直接需求或需要提供知识、信息实际帮助的电视节目,从题材内容上包括对衣食住行用等的、物质的日常生活需求的服务;对婚恋交友等社会交往需求的服务;即包括对购物、时尚、享受等物质消费需求服务,也包括对心理困惑、情感纠纷等内在精神、情感的具体需求的服务,来自于人的生命健康和安全等需求的服务。[1]”这个定义把过去“直接为观众日常生活、学习、工作服务的电视节目”的概念更具象的解释为在物质和精神、情感等层面服务的节目类型。

(二)核心概念的争论

对于生活服务类节目出现“娱乐体验类”的跨界现象,最大的争论在于是否提供了实用服务。那些娱乐体验类节目到底是生活服务类节目衍生出新的子类型还是诞生了新的类别,关于生活服务类节目的核心概念的争论在业界一直存在。尤其是在过度娱乐化的趋势和媚俗的特征出现后导致这种争论越来越激烈。对于生活服务类节目核心概念的界定,不得不用发展的眼光来看待。近年来生活服务类节目的发展也印证了这一点,《购物街》《交换空间》《非诚勿扰》《绝对挑战》《幸福魔方》等涉及购物、家居改造、婚恋交友、情感纠纷等和生活服务相关主题的栏目不断脱颖而出,打破了“实用服务”的界限,这些节目从服务出发,探寻真实的情感、激发想象的空间,抚慰受伤的心灵,节目过程悬念重重,风格各异,或娱乐或悲情,引来了无数人围观,收视率、影响力大增,但是能不能回到服务的起点是很多人质疑的焦点。广电总局“限娱令”(2011年10月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电视上星综合频道节目管理的意见》)的出台规范了国内卫星频道娱乐节目的播出比例,各卫视频道也根据“限娱令”对节目做出了相应调整,但关于“娱乐”和“服务”的争论却没有停止。

以《非诚勿扰》为例,到底是不是生活服务类节目,如果从“提供实用服务”的角度来审视《非诚勿扰》的话,有两个方面不符合生活服务类节目的范畴:一是该节目并不在乎服务效果——究竟有几对牵手人终成眷属,从来没有这方面的报道和统计,跟交友、婚姻介绍服务的理念完全不同;二是该节目只在乎屏幕效果,因此男女嘉宾选的是有趣可以作秀的而不是非常有需要的。节目运作中他们常常以“表演者”的身份出现,因此男女嘉宾不仅不要缴费,反而可以得到收入,比如住店、吃饭、差旅费等都由电视机构支付,说明他们不是接受服务而是作为表演者与主持人一起为观众服务;三是无法将这个节目的模式推广到其它的服务上去。而确定《非诚勿扰》仍然是生活服务类节目的另一观点则认为在进入全媒体时代,传统的电视节目只不过是众多媒体表现形式中的一种方式,电视终端只负责全媒体运作链条中的一部分功能,通过鲜活的人物个案来探讨人生观和婚姻观,“提供实用服务”的功能交给互动性更强信息量更大的网络媒体。这种多平台上进行多落点、多形态的传播方式是全媒体时代的特征,用全媒体的概念来审视《非诚勿扰》,它仍然属于生活服务节目类型。生活服务类节目“提供实用服务”被称之为核心概念。其实这种核心概念是对以往节目内容的总结,是若干年来生活服务节目一直遵循的原则和表现特征。节目样态的发展,尤其是以真人秀为表现形式的引进,大大含糊了国内传统节目分类方法。无论出于什么目的,《非诚勿扰》喊出大型生活服务类节目的口号,是抓住了传统概念的影子,给自己贴上了服务的标签。

二、生存现状和发展困境

(一)发展背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