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四中校长:我们需要什么样的中小学教育

3月9日,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四中校长刘长铭接受凤凰网独家专访,就当下中国中小学教育谈了他的理解。他强调家庭
摘要

文/凤凰网主笔 陈芳

3月9日,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四中校长刘长铭接受凤凰网独家专访,就当下中国中小学教育谈了他的理解。他强调家庭教育对孩子的重要性,并指出教育最终极的价值是指向生活,不是为了考试,应当反思我们的教育价值体系。

北京四中校长:我们需要什么样的中小学教育

北京四中校长刘长铭(资料图)

再好的名校都比不上家庭教育

凤凰网:关于择校热您怎么看?不少家长不惜花高价买学区房,在家长看来,好学校和普通学校差别是很大的。

刘长铭:再好的名校都比不上家长的教育。这么多年来,我们从教育实践中感到,家庭教育确实非常重要。我们学校处理的很多棘手的学生问题,都是在纠正孩子在家庭教育过程中形成的不良习惯。如果家里边打下比较好的基础,学校的教育工作也会简单一些,当然我们并不是为了使学校的工作简单,而是使孩子在学校能够发展得更好。

凤凰网:根据您的观察,觉得家庭教育存在哪些问题?

刘长铭:坦率地说,我感到学生的一些习惯不是令人很满意。谈吐举止、文明习惯等一些最基本的东西,比如最简单的说谢谢的习惯,比如在餐馆吃饭看到小孩简直一点规矩没有……这种情况简直太多太多了。

家庭教育最主要是培养孩子的习惯、道德、品性和兴趣,也包括情感态度、价值观。学校教育、家庭教育、社会教育,三位一体,社会教育也主要通过家长施加影响。

现在的家长都很焦虑,其实择校后,在一个学校里边遇到不同老师也有不同的教学方式。赵薇演的《虎妈猫爸》简直是现在择校热社会现象的集中反应。我觉得我们很多家长过于焦虑。

凤凰网:什么原因造成家长这种焦虑呢?家长觉得自己是被迫的,那北京四中肯定是最好的中学之一,其他学校肯定比不了。

刘长铭:其实高考上大学只是其中一方面,学校也好,家长也好,我们应该把孩子的发展孩子的成长放在他一生发展的大背景下来看待,当然每个阶段都很重要,但认为这个阶段就决定了一辈子,没有那么严重。因为孩子将来走向社会会受很多因素影响,他也会发生很大的变化,至于学什么、考试成绩多少,这个并不重要。家庭教育学校教育最重要解决的一个问题就是,培养学生的一种态度一种情感。

比如考大学多少有一些偶然的因素,差一分没有进这个学校,可是低一分比高一分的水平差多少呢,我们看不出来,但是今天就是这样一个规则。如果说没有考进这个学校,这辈子都完了,这种观点就太过了,完全没有那么严重。我们很多从普通学校出来的学生,后来的发展也非常好,马云也不是顶尖大学毕业的。

在孩子发展过程中,的确家庭教育是最重要的。

凤凰网:现在学校强调家庭教育,我也看到很多学校把作业辅导等甩给家长,学校教育跟家庭教育他们各自应该扮演怎样的角色算是一个比较理想的状态?

刘长铭:都不可替代。我今天说的一句非常实在的话,确实家庭是孩子的第一所学校。一个孩子在家庭这个学校里上了六年,才进到社会的学校,他不是一张白纸进到小学,是带了很多过去家庭教育的痕迹。如果家庭教育在前六年能够培养他更多的好习惯,这样的孩子在进入到学校以后发展会好得多。

但是今天,我们很多家长之所以花那么大精力去择校,实际上他有一个想法就是,学校很好,孩子交给学校,我就一切都放心了。其实完全不是这样的,越是低年级的孩子,家庭教育影响越重要。

赞成早期教育坚决反对早期训练

凤凰网:事实上孩子进小学前三年是在幼儿园,小班大班学前班,孩子现在三岁就开始送到幼儿园,在幼儿园要上三四年,学龄前教育是不是太长了?对这个阶段的教育您怎么看?

刘长铭:我跟你讲一个故事,有一次我去一个社区做家庭教育讲座,一个年轻母亲问我,孩子做作业不抓紧时间特别磨蹭,这个问题怎么解决?我问怎么磨蹭,她说作业应该是七点钟就做完了,结果这小孩耗到十点钟,甚至更晚。我说那是个问题了,问她孩子上几年级,她说开学以后上大班。

上大班就做作业到半夜了。后来我就给我们系教育主任发了一个短信:这就是咱们的幼儿园。

我很赞成早期教育,但我坚决反对早期训练,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训练的结果得到的是一种相同的大脑,相同的思维模式;而教育本身应该培养不同的大脑,让每个孩子都个性鲜明,其实达到这样的目的很容易,就是在幼儿园甚至在小学低年级,让他们充分去玩,让他们充分去做各种游戏。

潢川新闻网致力于传播潢川最新新闻头条和正能量,展现潢川整体形象,凸显潢川旅游资源特色,推介潢川房产信息,感悟潢川文化,提升潢川知名度的重要平台,同时还有招聘就业、教育资源等相关资讯。
Copyright © 2006-2019 潢川县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hccad.net    网站地图